中兴通讯三大妙招应对数字化转型三大挑战

“放眼未来,服务业开放合作正日益成为推动发展的重要力量。”9月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全球服务贸易峰会上致辞中表示。

的确,近年来,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带动了数字技术强势崛起,促进了产业深度融合,引领了服务经济蓬勃发展。这次疫情全球大流行期间,远程医疗、在线教育、共享平台、协同办公、跨境电商等服务广泛应用,对促进各国经济稳定、推动国际抗疫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

习近平指出,要共同激活创新引领的合作动能。我们要顺应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趋势,共同致力于消除“数字鸿沟”,助推服务贸易数字化进程。中国将拓展特色服务出口基地,发展服务贸易新业态新模式。中国愿同各国一道,加强宏观政策协调,加快数字领域国际合作,加大知识产权保护,积极促进数字经济、共享经济等蓬勃发展,推动世界经济不断焕发生机活力。

在习近平主席的号召下,信息通信业正在厉兵秣马,整装待发。在本次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的“5G新兴服务贸易发展论坛”上,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王翔做了题为《加强5G新基建创新,智惠数字经济新发展》的发言,分享了中兴通讯在数字经济发展中的定位和思考。

三个维度看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在今后的宏观经济当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数字经济目前已经占到国内GDP的三分之一、增长量的三分之二,在未来也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数字经济后续如何发展,整体来说蓬勃发展是必然趋势,但具体的一些细节上,包括5G到来之后如何促进数字经济还是有一些问号。这些问号需要我们通过不断创新来解决。

按约瑟夫·熊彼特的提法,创新就是关键生产要素的新组合。要想数字经济得到发展,基础设施是必不可少的。它支撑着数据的采集、传送和处理等关键环节,否则数据就难以充分发挥作用。新基建帮助我们更好地利用包括数据在内的各种生产要素进行创新和发展。

王翔认为,数字经济本身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包括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中兴通讯尝试用一个更多维的视角来分析,看我们从各个不同的环节如何参与数字化进程,如何更有效促进数字经济的新发展。

首先,从行业领域维度看。行业领域是数字经济最终的附着体,也是我们创造新价值的载体,由行业的定义来发现价值的所在,然后再通过ICT技术解决行业当中所在的困难,从而让行业数字化升级。行业领域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数字产业化,包括原来的ICT产业,帮助数字经济搭建基础设施和信息处理,另一类是产业数字化,传统产业通过数字化进行转型升级。产业数字化是未来数字化当中的一个主要部分,需要加强不同行业的知识及价值与数字化应用的附着,促进产业数字化加快滚动发展。

其次,从数据流程维度看。数据作为今后生产力核心要素的一个核心创新点,它的创新主要是围绕数据的产生、传送、处理以及应用等环节,这在所有行业都是类似的过程,所以可以抽象出来一起分析。这个会影响到我们应用生态链的结构,也就是说,我们想做产业数字化转型,就必须要在这四个环节上找好合作伙伴,一块来推进整个数字化进程的发展。

5G在上述四个环节中主要承担数据的传送过程,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主要是在数据的处理过程,传统的传感器主要是做数据的采集。从整个产业数字化来看,这些环节的能力提升要经过一个循环往复的迭代过程。在以前整个产业里面,相对比较强的是数据的采集和控制环节,每个设备上都有传感器,拿到数据后,通过自己本地自主的运算决定采用什么动作(数字应用)。传统的过程当中,没有充分利用数据的智能化和网络化,导致整个产业处于较低的层次,所以5G、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新技术应用,首先要强化连接,从原来的数据内循环到整个系统的数据外循环,从而实现数据的充分挖掘与利用。

第三个维度,看技术架构上的关键点。技术架构一般可以分成基础、终端、网络、平台,通过四个层次剖析我们在某项技术上的能力和关键点。我们要不断提升能力,让每个技术关键点得到有效突破和形成支撑。

三大妙招应对三大挑战

整个产业数字化面临着非常多的挑战,因为涉及到整个行业的跨越,应当说原来的ICT行业对于具体的实业了解不够深入,同时具体的实业对于ICT技术及应用也不是非常了解,这样会造成两个行业在融合当中产生鸿沟。中兴通讯在5G、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兴起之后,希望通过数据来跨越不同行业的鸿沟,解决产业数字化转型中的困难。

王翔介绍说,中兴通讯在整个产业数字化中的定位是“数字经济筑路者”,希望在数字经济转型的过程当中帮助大家实现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能力的建设。中兴通讯从三个维度划分自身所涉足的行业:首先我们属于信息产业,我们是产业数字化的赋能者,我们为产业数字化解决在数据的传送和处理当中碰到的问题。在数据流程当中,我们着重数据传送和处理环节,需要与传统的合作伙伴一起解决不同行业的数据的量化问题,以及不同行业的赋能和应用的问题,而应用的开发主要由行业自身和生态共同协同完成。

中兴通讯还期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技术创新,让整个产业拥有完全自主化的产品和能力,从最底层的芯片、操作系统和数据库开始构建行业能力,对上层把人工智能能力、大数据能力作为一种平台,开放给合作伙伴,让各个开发者便捷调用、快速开发创新应用。中兴通讯期望发挥在网络、云计算和赋能平台上的综合优势,打造一个积木化的组合模式,帮助各行业灵活构建方案,促进各行业数字化转型。中兴的极致网络、精准云网开放应用平台,分别针对整个行业的三大挑战,数据传送、数据处理和数据应用挑战,助力整个行业快速切入数字化转型过程。

具体而言,王翔介绍说,网络是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中需要最先调整的,因为原来的问题就是数据很难进行传送和共享。中兴通讯解决了全场景接入和差异化处理的难题,满足不同行业对于数据的要求、性能、指标、带宽以及响应等差异化需求。中兴通讯通过领先的端到端通讯方案消除数据传送过程当中的差异化问题,让大家能够灵活配置以解决数据的连通性。同时在性能上面,我们采取最简化的方法,降低了用户部署成本,因为在数字经济转型中,成本是一个关键问题。我们在各个新应用试验的过程中发现,第一个阶段主要是解决技术的可行性,第二阶段要解决效果和成本的最优化,通过这样的循环迭代才能够让数字经济更快速地发展。

数据传送问题解决了之后,还要解决数据的处理和智能化的问题。数据的处理和智能化,从端到边缘到云,整个资源的匹配和不同行业中能力的分布是不一样的,有些是以数据处理和浏览为主,还是尽量以云端为主,还有一部分是关键应用,比如车联网的数据处理更靠近端(车)。我们把计算能力根据各种不同的业务需求,在整个网络当中合理分配,也就是说“云随需生、网随云动”,通过云网的不同分配、资源的平衡,来满足各种业务的成本及指标的差异化需求。   

数字经济生态非常复杂,不同行业的Knowhow也是各有不同。对中兴通讯来说,在底层平台构建之后,我们积极探索生态建设。特别在目前的数字化创新百花齐放的阶段,需要有人牵头聚合伙伴进行前期尝试。对于数字经济来说,有些创新应用是必需品,比如由于疫情当面会谈不方便,视频会议就变成了必需品。有一些应用是选配品,只有当它影响你的核心竞争力的时候,影响生存的时候,才会获得快速发展。我们希望能够尽早介入,能够让行业领先伙伴快速开展尝试,我们联合500多家标杆企业进行了试验,进行了86种应用场景试点,来验证整个行业数字化的可行性,目前已经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果。

王翔介绍说,中兴通讯在各个地方做了大量新应用场景的试点。比如视频方面,支撑新华社开展了”两会”全息视频的访谈。在工业控制方面,中兴通讯和三一重工、浙江中控联合创新,推进工业领域数字化转型,中兴通讯在南京滨江的5G生产基地,提出了“让5G帮助我们做5G设备”的口号,建设5G增强的智能工厂,生产制造新型5G设备。现在远程教育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前一阶段学校因为疫情无法现场上课,甚至现在还有一些海外的学校秋季开学还无法进行现场上课,所以远程教育也是现在的刚需。车联网方面,中兴通讯第一个L3级别自动驾驶的车联网已经正式上路。我们期望通过这些重点行业和成熟的应用,给各个行业树立数字化创新应用标杆,“一点成功、多点复制”,从而推动全行业数字经济快速发展。

最后,王翔总结说,数字经济潮流为各行业带来大量发展机遇。把握机遇的关键,在于灵活与速度,中兴通讯希望通过灵活的方案架构,让用户快速部署数字化方案。在当前阶段,网络部署以及应用解决方案的实施速度是成功的关键。

文章只代表原作者观点,边缘云致力于打造独立、客观的资讯信息平台,转载请注明来源于边缘云信息平台。
分享到
长按二维码关注

参与讨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边缘云生态研究

关于我们关注我们